席力图是蒙古语,意为“首席”或“法座”。
  席力图召汉名“延寿寺”,为康熙所赐。该召座落在呼和浩特旧城玉泉区石头巷北端,座北向南。
据史料记载,明万历九年(公元1582年),土默特蒙古部阿勒坦汗死后,其子僧格都楞继承了汗位。他执政后,效仿他父亲的作法,决定邀请三世达赖索南坚措到内蒙古右翼各部传播宗教。三世达赖接受了他的邀请。为了迎接索南坚措三世达赖的到来,僧格都楞于万历十二年(公元1585年)为他建立了这座小喇嘛庙——席力图召。后在清康熙、雍正、咸丰和光绪年间,经不断扩建和修缮,成为呼和浩特地区规模
最大的喇嘛教寺院,并掌握着这个地区的黄教大权。召庙建筑宏敞,风格独具.虽经四百年风雨和动乱,仍保留较完整。
  三世达赖来到呼和浩特传教期间,西藏方面派高僧希迪图噶卜楚专程来看望他。1588年,达赖三世圆寂,死前他留下遗嘱,命令希迪图噶卜楚替他坐床传教,并指示在办完舍利(遗体)事宜后,到东方寻找他的呼毕勒罕(转世)。希迪图噶卜楚遵从他的旨令,在席力图召坐床,并负责蒙古右翼地区的佛教事务。公元1589年,希迪图噶卜楚同右翼蒙古封建主商量,选取阿勒坦汗之孙嘉云登坚措做了四世达
赖,希迪图噶卜楚亲自给四世达赖讲授佛教经典,一直把四赖教养成人。于明万历三十年(公元1602年),由希迪图噶卜楚护送四世达赖到西藏举行坐床典礼。传说在典礼仪式上,希迪图噶卜楚曾坐在达赖喇嘛的法座上,法座的藏语名称席力图,他被称为席力图呼图克图。返回呼和浩特以后,希迪图噶卜楚便将他主持的寺庙改名为席力图召。这位希迪图噶卜楚就是席力图一世。为了报答希迪图噶卜楚的执教之恩,四世达鞍曾授于他“乌汝勒克、班弟达固巧尔气”的称号。也有资料认为,席力图召的名字就是来自他的这个封号(即有权坐床之意)。席力图一世活佛希迪图噶卜楚熟悉蒙、藏、汉三种文字,精通佛教典籍,曾将藏文《般若经》译成蒙古文。
  现今所见的席力图召内建筑群,是采用中原传统的布局,即从山门到大殿形成一条中轴线。两侧对称布置侧殿、仓房、碑亭、钟鼓楼。寺内建筑凡五进,山门前还建有木牌楼。由经堂佛殿组成的大殿,为寺内主要建筑,佛殿已在解放前遭火灾焚毁。经堂大致保持原状,为九间的木结构建筑,歇山式屋顶,顶盖绿色琉璃瓦。脊上有鎏金钢宝刹,相轮,飞龙和瑞鹿等装饰,四墙采用藏式结构,筑成带有小窗的厚墙。墙面用蓝色琉璃砖镶嵌,井夹以黄色琉璃砖,以组成各种图案花纹,绚丽夺目,富有强烈的艺术效果,这是我区现存的最为瑰丽的古典艺术建筑物。
  寺内大殿东侧,鼓楼、广场东面的汉白玉石塔,是内蒙古地区覆钵式喇嘛塔中最完整的一座,它全用白石雕刻垒砌而成,通高约15米,石塔基座用石条砌成方坛,四面有阶梯可登。方坛上面为方形束腰座,束腰部分刻出火焰、金刚杵、狮等图案花纹,四角立圆柱,上呈阶梯状座身,分五级逐步内收,最下一级刻图案花纹,以上各级刻梵文六字真言。覆钵为宽肩型,周围饰以缨络,南面正中砌出火焰形佛龛。覆钵上面的塔刹,用石刻出十三相轮,再覆以铜制星月和宝盖。白色石料的塔身上,纹饰都用五彩,色调对比鲜明,显得格外光彩夺目,不愧为我国北方建筑艺术的宝贵实物和清代覆钵式塔的代表作。
  塔的东北角原有乃春庙,规模较大,可惜在光绪十三年公元1887年)失火焚毁。
  席力图召有四个附属寺院:广寿寺(在东乌素图村老园子西),永安寺(又称哈达召,在大青山后达茂旗)、普会寺(在达茂旗锡拉木伦,即召河)、延禧寺(又称巧尔齐召,在呼和浩特市旧城五十家街),均建于康熙年间。康熙三十五年(1969年),康熙皇帝第二次亲征噶尔丹,抵抗沙俄侵略,西征凯旋回军
路经呼和浩特,康熙皇帝驻跸此召。当时的席力图四世为康席帝举行名为“皇图永固,圣寿无疆”诵经法会,康熙御赐《唐古特经》一部,《药王经》一部,还有珊瑚数珠,红珠宝石。又因席力图召的大殿正在此时新建落成,于是赐寺名为延寿寺,并在寺内立满,汉、蒙、藏四种文字的征噶尔丹记功碑,
立于召内殿前,兼以表扬席力图四世对清廷的功绩。在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午),因席力图五世与清廷保持密切联系,被授封为掌印札萨克达喇嘛,总理“归化城”喇嘛教务。当时的掌印札萨克达喇嘛实权很大,可以直接上奏清朝皇帝。席力图活佛既累代掌印,召中权力更为集中。由于财力也比较雄厚,在清代后期,仍有增修。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还曾经重修殿基,增高数尺。十分可惜的是光绪十三年(公元1887年)席力图召发生火灾,将庙仓及葛根住所几乎全部烧毁,召遂大破。后光绪十七年(公元1891年)加以重修后,较以前更加壮丽,便是今天席力图召的外观。
  席力图召是内蒙古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近几年几次进行修葺彩画,已成为重要名胜古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