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的蒙古人与蒙古马特殊情感 :

  蒙古马与蒙古人一样,生活在冬季高寒夏季高温地带。它在暴风雪中驰骋如飞,烈日炎炎中行走如流。它有耐寒耐热的奇特本领,因而具有强大的环境适应性。蒙古马体小而又灵活,眼疾而能避险,矫健而有力量,敏锐而又迅捷。在蒙古族著名英雄史诗(江格尔)中,有段描写英雄战马的诗句:“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快/像火花似的闪耀忾势磅礴/像万马奔腾/像万牛怒吼/让那公牛和大象吓得心惊胆战/人们一看那漫天红尘就可知道阿兰扎尔神驹来临。”

  在占代,成吉思汗统率的蒙古军进攻或退守中,只要蒙古马一马当先便万夫难挡。蒙古马为蒙古大军赢得了时间,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地物,使得成吉思汗的战事经常处于主动地位。在激烈的战斗中,蒙占马食宿简便易行,围追防范能力特强。它吃下任何一地牧草后,便不分昼夜冷热立着睡眠。它这特殊性能,体力恢复极快,在战争中始终保持健壮的体魄和充沛的力量。蒙古大军每次出征时,每个战士除乘马外还挎少则一匹多则三匹马。乘马跑下一段路程后,便丢给战争途中的专门养马人,换上另一匹膘肥体壮的战马继续前进。

  古代的驿站,亦称“站赤”(蒙古语意为掌驿站者)。驿站是“通达边情,布宣号令。”“驿传玺书谓之铺马圣旨,遇军务之急,则以金字、银字圆符为信。”可见驿传任务非常艰巨。这种艰巨任务,主要是靠蒙古马来完成。每个驿站均备有蒙古马群,一旦驿传号令或圣旨下来,驿传者不分昼夜飞身上马。蒙古马将驿传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准时送到下一个驿站。有时恶劣气候使驿传者在破云除雾爬山涉水中迷失了方向。但驿站传者只要暗示好乘马,任马由缰,乘马便会不失时机地将驿传者带到目的地。

  围猎是蒙古人老少娴熟的一项活动。古代蒙古大汗、王公贵族都喜欢围猎,如今许多地区仍保持着围猎习惯。围猎中经常上上下下一齐出动,是全民性活动。古代的围猎分为虎围、狼围、鹿围和鸡兔围。这实际上是一场蒙古马竞技表演和准军事演习。凡参加围猎者均要骑一匹精良的蒙古马。在围、赶、追、吓、堵、埋伏等围猎中,需要蒙古马与主人卓越的配合,否则不仅不能获取猎物,主人稍有不慎或乘马有所闪失,便有中枪弹、箭、布鲁(打猎工具)和野兽反扑的危险性。围猎者要想尽情发挥围猎的真正本领,那是绝对地少不了蒙古马的智慧和机敏。蒙古马不仅善解主人用意,更懂得围猎的奥秘与要领。在这一点上,蒙古马有惊人的记忆和超常的灵活性。主人在瞬息万变的围猎场上,有些难以精确预料的东西,这时便由蒙古马替主人加以补救而化险为夷。古代围猎者将自己的猎马视如生命视如神灵。

  蒙古马通人性,对主人竭尽忠诚。它最有忘我的情感,遇事主动承担风险。这在蒙古民间有许多生动故事流传。十三或十四****的叙事诗<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在蒙古族中几乎是家喻户晓。叙事诗中描述的两匹骏马在参加成吉思汗围猎中超群出众,贡献巨大。但这样辉煌的业绩没有得到主人应有的赞扬,因而两匹骏马遁逃而去。在遁逃中,两匹骏马对成吉思汗的不同看法终于暴露出来。一个是倔强自信、桀骜不驯,追求自由;一个是愿意忍受役使而眷恋主人。最终在“恩君”的感召下,重又回到原来的马群,受到成吉思汗的欢迎、问安和封奖。这一寓言诗以两匹骏马的人格化,反映出蒙古人与蒙古马的美好关系和蒙古马对蒙古人的笃实心态。蒙古民族对其后代进行爱马教育中,经常引用<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作为教材。

  蒙古民族英雄嘎达梅林义军与军阀和王爷军队激战中,嘎达梅林被冷弹击中落马。在敌军就要追上的千钧一发之际,嘎达梅林的乘马咬紧嘎达梅林衣角,将嘎达梅林拖到河畔密林中,使嘎达梅林死里逃生。

  蒙古族大作家尹湛纳希从外地返回家乡的原野上,不慎落马昏厥过去,这时有两条狼扑了过来。尹湛纳希的乘马高扬四蹄和鬃尾与两条狼展开了殊死搏斗。尽管狡猾的两条狼轮番进攻,乘马一对二出一身大汗,但它仍然寸步不离主人。最终挡住了两条狼,迎来了尹湛纳希的家人。

  蒙古马亲情很重,它多年乃至到死能准确认出父马母马与兄妹马并保持亲密的家族关系,有的马离群多日回到家族中间,以互咬鬃毛来表示亲热。蒙古马从不与生身母马交媾,因而蒙古人称马为义畜。蒙古马在动物中是最洁净的,它喝的是河水、湖水、井水,从不喝死水和脏水。吃的草也是找新鲜的,有时宁肯挨饿,不吃腐烂变质的草。在家畜中马的寿命最长,最高能活六十岁。蒙古人对马的年龄计算以双岁为一岁,如三十三岁马实际已是六十六岁。

  蒙古牧人忌食马肉。马死亡后都将埋葬,以示报答马对主人的一片深情。生过十个马驹的母马和年久的种公马,蒙古人视为他们的“功臣”,给予特殊待遇,马鬃系上色彩鲜艳绸缎条,以区别不同于一般马。这两种马不但不能宰杀,死后还要厚葬。

  蒙古人对蒙古马非常珍爱,对众多的蒙古马的习性和爱好了如指掌。按照蒙古马的毛色和雌雄不同,分别给予爱称和昵称。蒙古马群中大致分为红色(又分为枣红骝红)、白色、黄色(又分为金黄米黄)、黑色、紫色、棕色和斑马。按此毛色特点,许多蒙古小孩都能准确无误地讲出马的爱称和昵称。

  蒙古人从古至今对乘马爱护备至,乘马用具也格外考究。如马鞍上镶嵌金银饰品,镂刻美丽图案的花纹。乘马中分颠儿马和走马,走马尤其受欢迎。走马价值连城,许多富户不惜重金购买走马。走马速度快,跑起来平稳,主人如同坐轿一般,赶远路更显走马之可贵。如今蒙古马已走出草原走出国门,到众多国家落户。

  蒙古马在蒙古人心中如同日月星辰。呼和浩特为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在市中心博物馆和火车站有两座飞腾的蒙古马雕塑,似可看做城徽。不仅呼和浩特,内蒙古许多城镇都有不同的骏马雕像。在各种文艺作品中以骏马为对象的作品难以计数。蒙古马已成为蒙古民族的历史文化传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