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内蒙古欢迎您! +收藏本站
内蒙古旅游
内蒙古旅游咨询电话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 > 正文

我的初恋在草原(上)

2011-04-11 09:41:53 来源: 字体:[ ] 点击:

我的初恋在草原

   大一很快就过去了,暑假里快开学的时候,老五邀请我去她同学那里玩。她同学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的一所学校。跟呼市近些的草原不过一百公里左右,我们坐一辆破烂得叮当乱响的大巴走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一个旗镇上,又换了一辆三轮摩托车把我们送到了一处草原。怎么描写草原呢?初一看上去,非常普通,不过是无边无际的草而已。可是再一看,天苍苍、野茫茫,自有一种雄浑气魄。在草原上走上几分钟,只令人感叹生命的渺小、造化的神奇,不由自主想对苍天顶礼膜拜。


   草原上的天气千变万化,刚才还晴空万里,转眼就乌云滚滚下起大雨。我们下车的地方有一家小饭店,我和老五跑到里面躲雨,同时吃午饭。老板是蒙古族,穿蒙古袍和蒙古靴,热情地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想回呼和浩特的话,就得早早去路边等车,不是每一辆车都会停的。

雨停了,天边出现了一条巨大无比的彩虹,大得几乎触手可及,那七种颜色每一种都闪闪发光。我和老五被震住了,只会跑在外面喊“天呀,天呀”。草原放出了青翠的光芒,每一片叶子都滚动着晶莹的水珠。不知道用什么词语能形容当时的震撼,只能说从那一刻里,草原给我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印象。

他纵马疾驰到我们面前,一下子勒住了马,含住手指打了个清脆的呼哨,仰头唱了一句:“钢——嘎——哈——拉——嘿—— ”像惊雷一样击中了我。

我一直有个毛病,把能写点文章的人当作是文学家,把能唱几句歌的人当作是音乐家,把这个突然出现的蒙古族小伙子呢,当作了成吉思汗.

他摘了帽子,头发有些自来卷,齐肩的长度。皮肤黑,因而显得牙齿白得耀眼。个子很高,宽肩厚背,穿着短靴。他背对阳光站着,光芒四射。我和老五都变得拘束起来。我从来没有问过老五那一刻的感受,他后来一直是我和老五之间的一个禁忌。我相信老五和我一样,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坠入人生的第一张情网。

他有一个很多蒙古男孩都有的名字,“巴特尔”。巴特尔告诉我们,他的家就在这个草原上,他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他在呼和浩特读大学,大二了,念的是物理系,放暑假回家来,正觉得闷得很,看到我们非常高兴。我和老五问他骑马要去哪里,他说哪也不去,看天晴了,出来遛遛马。

我们好奇而又胆怯地看着那匹马。巴特尔热情地让我们骑一下,我和老五摇摇头,不敢骑。他急了,一个劲儿地说“它很听话,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看他那么急切的样子,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抓住了马缰说:“好,我骑一下。”

马很高,我一只脚踩住马蹬,怎么使劲也爬不上去。他和老五在一旁哈哈大笑,笑得我又羞又气,更是拼命爬。正爬着,忽然觉得身子一轻,糊里糊涂地就上了马背。原来巴特尔直接跃上了马,拎着我的胳膊把我拎了上去。他大喝一声,马一下子就冲了出去,吓得我失声尖叫

坐在我身后,抓着马缰,等于是双手把我环抱住,这是我第一次这样近地跟一个男性接触。在他的温度和气息的围绕下,我竟然没有了恐惧,而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草原迅速地向后掠过,抬眼是无边无际的蓝天……永生难忘的初恋。(ljflsdjflsdkfjlsdkfjlsdkjflkdsjflsdfjlsdfjldskf


老五明显不大高兴,催我快走,去公路边上等车回呼和浩特。我这才意识到,我跟他不过是萍水相逢,转眼就将分开,我一下子感觉特别绝望。巴特尔无知无觉一样,非常热情地替我拒绝了老五,他说:“哎,不要急着走,到了草原上了,怎么也应该来我家的蒙古包里喝碗奶茶。”

争执的僵局被巴特尔的弟弟打破了,他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骑一匹黄色的小马,出来找哥哥。见到巴特尔正热情挽留老五,他也跳下马来一起诚挚邀请。老五无法再拂这个孩子的面子,脸色非常不好看地点了点头。

巴特尔的家人都在,都像他一样热情。蒙古包对我和老五来说非常新鲜,我打量了一下,不知道一家人在这个包里该怎么住,好象都住在地上,铺着地毡,像一铺大炕一样。


巴特尔笑说,他们准备煮一只全羊来招待我们。他带我们去羊栏,就在蒙古包后面不远处,里面大大小小上百只羊,都很可爱。巴特尔跳了进去,问我们想吃哪一只。吓得我和老五赶紧跑了,不敢看。后来我才知道蒙古族是怎么杀羊的,不像我们那么血腥,几乎听不见羊叫

我看到蒙古包里有一把吉它,问巴特尔是不是他的。他说是。于是我们就坐在翻滚着热汤的羊肉锅旁开始唱歌,一首又一首。也许是因为在草原上太孤独了,蒙古人十分热情好客。羊肉煮好了,用一只大盆端上来,盆里是几把尖刀,吃羊肉用的。很多人都觉得蒙古男人特别野蛮凶悍,因为他们老是随身带刀。其实他们带刀一是为了吃肉,二是为了防狼。事实上没有哪个民族的男人比蒙古男人心肠更软,听他们唱歌就知道了。长调深情宛转,天然带着一种悲凉,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唱什么,却听得人想哭。


巴特尔的爸爸把马头琴拿出来了,他拉琴,巴特尔唱歌。巴特尔唱了好多古歌,他的声音真是太美了,音域宽广,又每一句都百转千回,十分细腻。此前我一直认为“音乐始于词尽之处”,人间最美的声音只有乐器才能表达,现在我知道,人类是世界的主人,最美的,仍然是人的声音。


我向来不能喝酒,强喝了一小碗奶酒,马上就觉得头涨大了一倍,脸像火烧一般。他的家人都对着我笑,还想让我喝,老五替我挡着,巴特尔又说: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喝醉了就睡在我家的蒙古包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这句话,我痛快地又喝了一碗,这下子是真醉了,浑身发软。


等我醒了酒,天色已有些暗,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回呼和浩特了。我四处看看,没见到巴特尔。他的姐姐见我醒了,马上跑过来说:巴特尔出去放马了!这是我特别喜欢他们的地方,他们很尊重别人的感情,知道两个人互相有好感,都是祝福的态度,跟我后来因为这段感情在学校所受的待遇完全相反。


我出了毡包,太阳已经快落了,不是落山,而是落在地平线下。我默默地看着那轮巨大的夕阳,呼吸着草原特有的清新空气,回想起这一天,仍然觉得像在做梦。我往远方望着,不知道巴特尔会从哪个方向回来。那种盼望的感觉,就像自然而然地在等着他回家。而我跟他认识了还不到十个小时。他赶着一群马回来了,老远就看到了我,向我扬了扬套马杆,喊了一声,马群加速跑了起来,他在马蹬上站了起来,策马疾驰,几步就到了我跟前,向我笑笑。我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骑在马上的、夜色中的蒙古小伙子,那样英俊勇猛,比我梦想过的王子还像王子,比我仰慕过的所有英雄都更像英雄。

巴特尔的爸爸和弟弟骑马去了别人家的蒙古包借住,巴特尔不走,说住在包外的勒勒车上给我们守夜。我看了看那辆木头车,非常简陋,不敢想象能住人。巴特尔说他小时候经常住在那里,夜里露水重了就钻到车底下。我问:会不会冷?他的姐姐笑着说:不用担心,铺一张羊皮,不脱得勒(蒙古袍)就行了。入夜的草原极静,像真空一般。我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就醒了,又开始回味这奇妙的一天,回味见到巴特尔后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我竟然是住在他的家里!一个陌生的,令我一见钟情的蒙古小伙子的家里!真是太奇妙了。

他离我那么近,我知道他就睡在门外的勒勒车上。可是明天我不得不跟他分开,不知道我们之间会怎样,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我计划着,只要回了北京我就马上给他写信,告诉他他像个王子,他的声音深情优美,就像他歌中唱的那样,“他那动人的眼睛,迷住了我的心。”我怎么也睡不着,就悄悄起了身,我心跳如鼓动,非常想看看他睡着了的样子。他果然躺在门外的勒勒车上,两只手枕在脑后,正沉沉地睡着。我走近去仔细端详他,发现他的额头很宽,眉骨很高,在月色下淡淡地泛着光。

我忍不住伸手在他头发上轻轻摸了一下。他没睁眼睛,却准确地、迅速地抓住我的手。他已经知道了是我,也许他在我推开蒙古包的小木门的那一刹那,就知道了是我。他稍一用力,一下子把我拉到他怀里。我们搂抱在一起,在那架硌得人骨头疼的勒勒车上,狂热地亲吻。
fsdljfsdlfjlsfjlsdfjlsdfjdslfjsdljfldsjflsdfjwsdfjwef

他身上有种羊肉的膻味,混着草原上青草的气息,格外迷人。他那样有力,浑身的肌肉铁一般坚硬,肩宽得可以完全笼罩住我。他奠定了我一生对男性的审美观。

一直到天快亮了,我才悄悄地回包里在老五身边躺下。心中仍是那样甜蜜与痛苦交织的感觉,第一次觉得夜那样短,真希望白天永远都不要来……

天还是亮了,我刚勉强睡了一小会儿,就被老五叫起来。我没说话。我看出来老五已经知道昨天夜里发生过什么,她脸上有一种让我陌生的,既厌恶又冷淡的表情。看到她那样的表情,我真想让她先走,我无论如何也要再留一天。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竟然也对夜里的事情感到心虚,不好意思把这样的话说出口。巴特尔已经起床了,正站在外面刷他那匹黑马。我走过去,他停下来,仍然那样轻松地笑笑,很自然地摸摸我的头发,又拍拍我的肩。老五就在包门口看着。我忽然也没有了顾忌和羞涩,我很为这样的巴特尔感到自豪。
 
  我告别了我的王子。他和他的姐姐骑马把我们送到公路边上就打马回去了,我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心像被掏空了一般。我没心情跟老五说话,站在公路边上往那无边无际的草原上张望着。我的心剧烈地挣扎着,我真想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现在就跑回去,跑到巴特尔身边去。我永远都不要回北京,不要上什么大学,不要学位,不要毕业分配找工作。。。。我只要在这辽阔的草原上,永远在这里,跟我的王子在一起。

我忽然看见他调转了马头,向着我们这边站住了。他的影子已经小得几乎看不见,只能感觉到他在向我们这个方向眺望着。我和他就那样隔着千里万里一般地对视,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很快地,老五让我清醒了。她让我从梦中的天堂坠回了红尘俗世。我的美妙天堂只存在了二十多个小时,在我以后的人生里,再没回来过。

她没完没了,唠唠叨叨地说,从昨天到现在都没见巴特尔换过衣服,一直穿着那件袍子,又旧又脏。他们蒙古人都是把新衣服穿破了才再做新的。也没见巴特尔洗过手洗过脸,也没见他梳过头发,头发那么长,不洗不梳怎么受得了?蒙古人就是蒙古人,你看腾格尔,那么大的歌星了,每次出来头发都乱七八糟的,脏兮兮的。

我实在忍不住了,转过头来狠狠地说:巴特尔出去放马的时候会在湖边洗手洗脸甚至洗澡,难道还要让你看见吗?老五说:我没看见难道你看见了?我说:我没看见,但是他特别干净,他的气味特别清新,皮肤特别光滑,比我们班那些臭哄哄的男生干净多了

老五没想到我竟然会说出“气味”、“皮肤”这样隐密的词汇,一下子涨红了脸。那时候的我们,都很纯洁,都没有接触过男性,这种词汇对于我们来说,几乎是限制级的了,可是我太气了,口不择言就说出来了。

老五轻蔑地说:你真是心血来潮,浪漫过头了。你跟他怎么可能?我说:为什么不可能?他是大学生,可以分配到北京去。老五说:他上的学校也算大学?他又是少数民族,肯定高考分低得不得了。他怎么分到北京去?

我说:他不能到北京去,我就到内蒙来。老五说:你到内蒙来?你去跟他住蒙古包,一大帮人住在一起,一年到头不洗澡?别瞎掰了,根本不可能的事。

“我真的是为你好,你跟他是完全不可能的”,这句话在老五嘴里是首发,后来就成了无数人劝说我和巴特尔分开的一个标准版本。他们也许真的是为我好。他们说,民族不同,习惯不一样,内蒙又穷又落后,冬天特冷,蒙古男人脾气大,动不动就动刀子。卫生习惯也不好,不爱洗澡。

去草原上?更别做梦了!你以为生活是电视剧呀?你以为天天放马放羊那么浪漫呀?你要真去了草原,你对得起上了这么多年的学吗?对得起你父母培养你这么多年吗?对得起你这么好的学校这么好的专业吗?别傻了,不可能的。(文/冰木瓜)

预定流程

    1、选择来内蒙古最便捷的交通方式;

    2、选择适合您的旅游线路和标准;

    3、联系我们进行详细旅游咨询;

    4、约定相关事宜,签订旅游合同;

    5、导游在呼和浩特接站,开始旅游……